<pre id="p17tt"><track id="p17tt"></track></pre>
<track id="p17tt"></track><track id="p17tt"><ruby id="p17tt"></ruby></track>

          <big id="p17tt"><ruby id="p17tt"></ruby></big>

          ?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資料 > 閱讀理解 >

          沈從文《生》閱讀答案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kiamaartstrail.com    發布時間:2016-12-15 09:55

          沈從文
          北京城什剎海南頭,煤灰土新墊就一片場坪,白日照著。
          一個年過六十的老人扛了一對大傀儡走來,到了場坪,四下望人,似乎很明白這不是玩傀儡的地方,但無可奈何的停了下來。
          這老頭子把傀儡坐在場中烈日下,輕輕咳著,調理著嗓子。他除了那對臉兒一黑一白簡陋呆板的傀儡以外,什么都沒有!看的人也沒有。
          他把那雙發紅小眼睛四方瞟著,場坪位置既不適宜,天又那么熱,若無什么花樣做出來,絕不能把閑人引過來。老頭子便望著坐在坪里傀儡中白臉的一個,親昵的低聲的打著招呼,也似乎正用這種話安慰他自己。
          “王九,不要著急,慢慢的會有人來的,咱們呆一會兒,就玩個什么給爺們看看,玩得好,還愁爺們不賞三枚五枚?玩得好,爺們回去還會說:王九趙四摔跤多扎實,六月天大日頭下扭著蹩著摟著,還不出汗!可不是,天那么熱,你也不累,好漢子!”
          來了一個人,正在打量投水似的神氣,把花條子襯衣下角長長的拖著,作成北京城大學生特有的樣子。
          老頭子瞥了這學生一眼,便微笑著,以為幫場的“福星”來了,全身作成年輕人靈便姿勢,膀子向上向下搖著,一面自言自語的說話,親昵得如同家人父子應對:
          “王九,你瞧,先生可來了。好,咱們動手,先生不會走的。你小心,別讓趙四小子扔倒。先生幫咱們繃個場面,看你摔趙四這小子,先生準不走。”
          于是他把傀儡扶起,整理傀儡身上的破舊長衫,又從衣下取出兩只假腿來,把它縛在自己褲帶上,再把傀儡舉起,彎著腰,鉆進傀儡所穿衣服里面去,用衣服罩好了自己,且把兩只手套進假腿里,改正了兩只假腿的位置,開始在灰土坪里扮演兩人毆打的樣子。他移動著傀儡的姿勢,跳著,躥著,有時又用真腳去撈那雙用手套著的假腳,裝作摜跤盤腳的動作。他既不能看清楚頭上的傀儡,又不能看清楚場面上的觀眾,表演得卻極有生氣。
          大學生憂郁的笑了,而且遠遠的另一方,有人注意到了這邊空地上的情形,就被這情形引起了好奇興味,第二個人跑來了。再不久,第三個以至于第十三個皆跑來了。閑人為了看傀儡毆斗,聚集在四周的越來越多。
          眾人嘻嘻的笑著,從衣角里,老頭子依稀看出一圈觀眾的腿腳,他便替王九用真腳絆倒了趙四的假腳,傀儡與藏在衣下玩傀儡的,一齊頹然倒在灰土里,場面上起了哄然的笑聲,玩意兒也就小小的結束了。
          老頭子慢慢的從一堆破舊衣服里爬出來,露出一個白發蒼蒼滿是熱汗的頭顱,發紅的小臉上寫著疲倦的微笑,又將傀儡扶起,自言自語:”王九,好小子。你玩得好,把趙四這小子扔倒了,大爺會大把子銅子兒撒來,回頭咱們就有窩窩頭啃了。你累了嗎?熱了嗎?來,再來一趟,咱們趕明兒還上國術會打擂臺,掙個大面子!”
          眾人又哄然大笑。
          正當他第二次鉆進傀儡衣服底里時,一個麻臉龐收地捐的巡警,從人背后擠進來。彎著腰的老頭子,卻從巡警足部一雙黑色后皮靴上認識了觀眾之一的身份和地位,故玩了一會,只裝作趙四力不能支,即刻又成一堆坍在地下了。
          他記起地攤捐來了,他手邊還無一個銅字。
          過一陣,圍的人已不少,他便四面作揖說:”大爺們,大熱天委屈了各位。爺們身邊帶了銅子兒的,幫忙隨手撒幾個,荷包空了的,幫忙呆一會兒,撐個場面。”
          觀眾中有人丟一枚兩枚的,與其他袖手的,皆各站定原來位置不動,一個青年軍官,卻擲了一把銅子,皺著眉走開了。老頭子為拾取這一把散亂滿地的銅子,沿著場子走去,系在腰帶上那兩只假腳,很可笑的左右擺動著。
          收捐的巡警已把那黃紙條畫上了記號,預備交給老頭子,他見著時,趕忙數了手中桐子四大枚,送給巡警。這巡警就口上輕輕說著“王九王九”,笑著走了。
          這老頭子同社會上某種人差不多,扮戲給別人看,連唱帶做,并不因做得特別好,就只因為在做,故多數人皆用希奇憐憫眼光瞧著。應出錢時,有錢的照例也不吝惜錢,但只要有了件新鮮事情,大家便會忘了這里,各自跑開了。
          場中剩了七個人。
          老頭子看著,微笑著,一句話不說,兩只手互相捏了一會,又蹲下去把傀儡舉起,罩在自己的頭上,兩手套進假腿里去,開始劇烈的搖著肩背,玩著之前的那一套。古怪動作招來了四個人,但不久去了五個人。等另一個地方真的毆打發生后,人便全跑去了。
          老頭子依然玩著,等待他從那堆敝舊衣里爬出時,四周已經沒有一個人了。
          他于是他同傀儡一個樣子坐在地下,數著銅子,一面向白臉傀儡王九笑著,說著前后相同既在博取觀者大笑,又在自作嘲笑的笑話。他把話說得那么親昵,那么柔和。他不讓人知道他死去了的兒子就是王九,兒子的死,乃由于同趙四相拼,也不說明。他決不提這些事。他只讓人眼見傀儡王九與傀儡趙四相毆相撲時,雖場面上王九常常不大順手,上風皆由趙四占去,但每次最后的勝利,總仍然歸那王九。
          王九死了十年,老頭子城里外表演王九打倒趙四也有了十年,真的趙四,五年前早就害黃疸病死掉了。
          1.下列對文章的理解和分析,不恰當的兩項是(5分)()
          A.小說多次寫到老人的“笑”,“微笑”,“疲倦的微笑”,“向白臉傀儡王九笑著”,不同情形下的老人,不同的笑其實都是“含淚的笑”,令讀者不勝悲憫。
          B.小說敘述時深沉樸素,波瀾不驚,使人覺得一切戲劇性的變化也只不過是生活的靜水中泛起的一片漣漪,是人生中極其自然的一部分。,正是這種內斂的筆法,表現了“生”者難言的巨大壓力與束縛。
          C.老人的兒子已經死了十年。十年之中,他從來沒有忘記過兒子,于是,他用街邊傀儡打架的獨特方式,表達他的父愛,訴說他的思念,并且從“王九“的勝利中得到虛幻的滿足。
          D.小說雖然一直在寫“王九’與””趙四摔跤,但自始至終沒有寫過王久與趙四打架的英勇,沒有寫過誰對誰錯,作者所要表現的,并不是道德的是非,而是要批判社會的不公。
          E.小說中多次寫到觀眾的笑,他們對老人的種種小,和魯迅筆下《祝?!分恤旀側藗儗ο榱稚┑膽B度一樣,冷漠麻木,作者批判的鋒芒也指向了這些看客。
          答.DE(D小說并非要批判社會的不公。E這些看客并非都非常麻木冷漠,比如,憂郁的笑著的大學生,他的笑并非出于冷漠。其他人,對老人其實也有悲憫之意。)(答對一項給2分,答對兩項給5分。)

          2.請說說結尾兩段在文中的作用。(4分)
          答.①結構上照應前文,上文多次寫到老人與我“王九”的親密交談,結尾點明了原因。(1分)②情節上,使小說頓生波瀾。雖然全文并不以情節的跌宕起伏取勝,但出人意料的結尾,強化了小說的悲劇色彩。(1分)③揭示并深化了小說的主旨。為了替兒子王九報仇,老父親用十年的時間在街邊表演傀儡打架,宣泄他的愛與恨,表現了父親的執著深沉;而復仇的對象趙四其實也早已死去,老人的復仇似乎成了滑稽的表演,令人同情,令人深思。(2分)

          3.這篇小說通過寫一個老人玩傀儡游戲,寫出了諸多“生的況味”,你從中讀出了哪些“生的況味”?(5分)
          答.①生的艱難(或生的寂寞)??軕驅τ诶先藖碚f,首先是謀求生計的手段。他賣力的表演,累得滿頭大汗,還要討好警察,可見底層百姓生的艱難。(人們只見到他的可笑,甚至可憐,卻沒有人了解他的內心世界。雖然他會笑著同王九說話,但這種自言自語和笑,更顯出深的寂寞與悲涼。)②生的溫情。老頭兒子已經死去十年,而老人將白臉的傀儡化作自己的兒子,親密地與他說笑,這種含著眼淚的微笑,表現出父親的溫情,令人潸然淚下。③生的無常與無奈。老頭的表演,其實也是老人特殊的替兒子復仇的方式。在現實中失去的,他只能從幻想中找回,但是即使這樣,那個復仇的對象也在五年前死去。在生活中,他操縱著傀儡,以求生存,以求慰藉,但實際上它又被無常的命運所操縱。(答對兩點給3分,答對三點給5分。)
          ------分隔線----------------------------
          ? 市委书记玩老妇无删除小说
          <pre id="p17tt"><track id="p17tt"></track></pre>
          <track id="p17tt"></track><track id="p17tt"><ruby id="p17tt"></ruby></track>

                  <big id="p17tt"><ruby id="p17tt"></ruby></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