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p17tt"><track id="p17tt"></track></pre>
<track id="p17tt"></track><track id="p17tt"><ruby id="p17tt"></ruby></track>

          <big id="p17tt"><ruby id="p17tt"></ruby></big>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蘇軾的詩詞 >

          “別期漸近不堪聞,風雨蕭蕭已斷魂?!比姺g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kiamaartstrail.com    發布時間:2016-09-02 22:41
          “別期漸近不堪聞,風雨蕭蕭已斷魂。”出自北宋文學家蘇軾創作的七言絕句《子由將赴南都與余會宿于逍遙堂作兩絕句讀之殆不可為懷因和其詩以自解余觀子由自少曠達天資近道又得至人養生長年之訣而余亦竊聞其一二以為今者宦游相別之日淺而異時退休相從之日長既以自解且以慰子由云》

          其一
          別期漸近不堪聞,風雨蕭蕭已斷魂。
          猶勝相逢不相識,形容變盡語音存。

          其二
          但令朱雀長金花,此別還同一轉車。
          五百年間誰復在?會看銅狄兩咨嗟。

          注釋
          ⑴蕭蕭:風雨聲。
          ⑵“猶勝”二句:《后漢書·黨錮傳》云,黨錮禍起,宦官誣陷、收捕“黨人”,黨人紛紛逃亡,“黨魁”夏馥“剪發變形,隱匿姓名,為冶家傭,親突煙炭,形貌毀瘁,人無知者。弟靜,遇馥不識,聞其言聲,乃覺而拜之”。此暗用其事。
          ⑶朱雀、金花:道教煉丹書中的術語。施注引陰真君《金液還丹歌》說:“北方正氣為河車,東方甲乙成丹砂,兩精合養歸一體,朱雀調護生金花。”李白《草創大還贈柳官迪》詩:“朱鳥張炎威,白虎守本宅。”王琦注引淳于叔通《大丹賦》說:“朱雀翱翔戲兮,飛揚色五采。”俞琰注:“朱雀,火也。”
          ⑷“五百年間”二句:《后漢書·方術傳》記載,一個叫薊子訓的人,有神仙之術,“后因遁去,不知所止”。多年后,有人在長安東霸城看見他,“與一老公共摩挲銅人,相謂曰:‘適見鑄此,已近五百歲矣!’”銅狄:銅人,指漢武帝時所鑄的“金人”。咨嗟,嘆息。


          參考譯文
          其一
          不忍聽離別的日期就要臨近,風雨蕭蕭更令人黯然傷神。也還勝過相逢時彼此已不能相識,模樣變盡只有從前的語音猶存。

          其二
          只要那金丹煉成就能獲得長生久視之術,這次分別后就像車輪一轉非???。五百年間那些爭權奪利的人,看那銅人又和他們計較什么?



          創作背景
          1076年(熙寧九年)十二月,蘇軾罷密州任,移知河中府。第二年正月,行至濟南,在弟弟蘇轍(字子由)家住了一個多月。蘇轍自1073年(熙寧六年)九月任齊州掌書記,有家在濟南,但他本人這時已罷掌書記任,正以上書言事留在京城,兄弟未能相見。1077年(熙寧十年)二月,蘇軾至鄆州,取道澶、濮間,蘇轍自京師特意趕來相會。兄弟倆自從1071年(熙寧四年)九月在潁州分別,已經快七年不見面了。蘇轍決定送蘇軾去河中府上任,二人同行入京,剛走到陳橋驛,蘇軾又接到新的轉赴徐州的任命,不得入京城。他們在京城外的范鎮家住了一個多月。這一年四月二十一日,蘇轍陪同蘇軾來到徐州,兩弟兄在徐州相聚一百多天,到了八月間,蘇轍將赴南京(河南商丘)留守簽判任,與蘇軾在徐州告別。行前,一起留宿逍遙堂,蘇轍寫了兩首絕句留別。兩首詩感情深摯,情調凄婉,蘇軾說“讀之殆不可為懷”。蘇軾則以雄渾之筆,沉郁之思,寫了這兩首和詩。蘇軾兄弟二人自少即懷用世之志,此時卻想到“尋舊約”,想到“退休”,這是和他們當時所處的政治環境分不開的。這一點,兄弟二人是心照不宣的,只是蘇轍的詩說得更含蓄,蘇軾的詩寫得更駿快而已。所以說,蘇軾這兩首詩不是一般的傷離惜別之作。


          賞析
          第一首詩先抒寫離別之苦,寫出眼前風雨蕭蕭,別期將近助人悲哀,故作寬解語,詩語卻充滿凄惻之情,言外有更深的含義。第二首安慰蘇轍,寬解自己,但言外也同樣蘊蓄著對時事的忿懣不平之情。
          第一首“別期漸近不堪聞,風雨瀟瀟已斷魂”,言別期漸近,已覺黯然銷瑰,更加風雨蕭蕭,助長了這種離情別緒。二句概括了蘇轍詩中的惜別之意,著重回答原詩提到的“風雨對床”那一層意思。三、四句:“猶勝相逢不相識,形容變盡語音存。”表面看是推開一步,以相慰藉,實際上是更深入、更沉痛地表達了此時此地的復雜心情。在生活中人們常有這樣的經驗:兩個朋友、親人多年不見,歲月催人,容顏易老,一旦邂逅相逢,從外貌上彼此已經不能互相認識,但往往會從聲音、神態上還能認出自己的親人。唐人賀知章“鄉音無改鬢毛催”句,說的就是這種情形。蘇軾此詩,表面上只不過是說他們雖然離多聚少,但究竟還沒有弄到相見不相識,只能從語音上辨認自己親人的程度,所以還是值得互相寬慰的。但實際用意卻遠不止此。這里他用了一個典故,要知道這個典故才能弄清詩人的真實意圖,才能懂得此詩的精妙之處。自熙寧變法以來,反對派不斷受到貶斥,蘇軾兄弟也連年外放。這時,王安石已罷相,新黨中的某些人更加肆意打擊、排斥異己。蘇軾已經意識到這種危險處境,不過此時他還在徐州任職,蘇轍也新近接到南京留守簽判的任命,暫時還算是比較僥幸的。他用夏馥的典故,既切合兄弟間情事,更重要的,暗示了黨派傾軋中的危險處境和忿懣心情。他以尚未淪入夏馥那種可怕境地來寬慰蘇轍,寬慰自己,曲折地表達了對時事的不滿。幾年之后就發生了烏臺詩案,則蘇軾的憂危之感,不是沒有根據的。

          第二首即題目所謂“子由天資近道,又得至人養生長年之訣”,從這一角度來說明“今者宦游相別之日淺,而異時退休相從之日長”的意思,以此安慰蘇轍,寬解自己,但言外也同樣蘊蓄著對時事的忿懣不平之情。
          此詩第一句的大概意思是只要金丹煉成,就能獲得長生久視之術。“一轉車”用賈島詩“碌碌復碌碌,百年雙轉轂”的意思,說人生一世,就像車輪旋轉那樣快速、短暫。一、二句連起來,意思是說:如果真能長生不死,那么,眼前這數年的分別,真像車輪一轉,是非常短暫而快速的,確實算不了什么,值不得惋惜、留戀。
          接下去二句:“五百年間誰復在?會看銅狄兩咨嗟。”承接上文長生久視之意,進一步把問題擴大了,意思加深了。詩人說:從歷史發展的長遠觀點看,五百年間,將會多么大的變化,那些爭權奪利、煊赫一時的人,不是早也煙消云散了么?又和他們計較些什么呢?
          宋代士大夫多信方士煉丹、養氣之說,何薳《春渚紀聞》卷十說:“丹灶之事,士大夫與山林學道之人喜于談訪者十蓋七八也。”蘇轍早年也很注意這種“燒煉之事”,他在《龍川略志》中不止一次提到這個問題,并說自己“治平(1064—1067年)末泝峽還蜀,泊舟仙都山下,有道士以《陰真君長生金丹訣》石本相示”,于是兩人在一起討論“燒煉事”。蘇軾在與王鞏、張方平諸人的信札中也常常提到修煉,在黃州時寫的詩中還提到在臨皋亭設置別室,專放丹爐。但蘇軾并不相信有長生不死的人。此詩用“朱雀”、“金花”,只不過借用道書中的語言,藉以表達一種詩的意象。詩人從歷史長河這一悠久觀點來看待眼前短暫的、變動著的一切,包括個人的遭遇,時局的變化。
          這兩首詩都用了一些典故,以深化詩的意境和內涵,增強詩的形象性、含蓄性和表現力。蘇軾善于根據表情達意的特定需要,從大量的文獻資料中,選擇那些具有典型意義的名言警句或歷史事實,發掘典故本身所包含的深廣的義蘊,精確、貼切地加以提煉和運用。前代批評家頗有譏評蘇軾寫詩好用典故的,但這一問題應該具體分析,區別對待。像這里,特別是像第一首詩,如果不用夏馥這個典故,詩人的復雜心情,是不能在簡短的幾句詩中表現出來的。


          文章標簽: 風雨  




          相關閱讀

          宋·蘇軾的《水調歌頭》但愿人長久 千里共嬋娟
          蘇軾《減字木蘭花·春月》宋詞賞析
          蘇軾《新城道中》“野桃含笑竹籬短,溪柳自搖沙水
          蘇軾《吳中田婦嘆》“眼枯淚盡雨不盡,忍見黃穗臥
          蘇軾《贈惠山僧惠衷詩》閱讀答案及翻譯賞析
          蘇軾《送春》閱讀答案及賞析

          有幫助
          (0)
          ------分隔線----------------------------
          ? 市委书记玩老妇无删除小说
          <pre id="p17tt"><track id="p17tt"></track></pre>
          <track id="p17tt"></track><track id="p17tt"><ruby id="p17tt"></ruby></track>

                  <big id="p17tt"><ruby id="p17tt"></ruby></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