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流域治理 綠動(dòng)楚天闊

A-   A+
發(fā)表時(shí)間:2024年06月20日    來(lái)源:湖北文明網(wǎng)

煙波浩渺的丹江口水庫。(視界網(wǎng) 劉昆 攝)

武漢鸚鵡洲長(cháng)江大橋下,人們在漢陽(yáng)江灘水上樂(lè )園嬉水消暑,構成人水和諧的生動(dòng)圖景。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朱熙勇 攝)

“建成支點(diǎn)、走在前列、譜寫(xiě)新篇”引領(lǐng)湖北發(fā)展方位,也事關(guān)國家發(fā)展全局。

四化同步發(fā)展是中國式現代化的必然要求。綠色低碳發(fā)展是一場(chǎng)發(fā)展觀(guān)的深刻革命,更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鮮明底色。

以水為綱,山水共治,統籌保護與發(fā)展。湖北以流域之治推進(jìn)四化同步發(fā)展,以“保護就是發(fā)展”為理念追求,在治水興水中走向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題記

7000年長(cháng)江文明,與黃河文明共同推動(dòng)了中華文明的起源,成為世界大河文明的重要一極。

興水利,治水害,通漕運。歷代善治國者,均以治水為重。

湖北是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立規之地”。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先后五次考察湖北并參加全國人大湖北代表團審議,賦予湖北“建成支點(diǎn)、走在前列、譜寫(xiě)新篇”的重大使命。

隨著(zhù)我國經(jīng)濟發(fā)展重心由東部沿海向內陸縱深推進(jìn),在中國式現代化與全國新發(fā)展格局中,湖北該如何引領(lǐng)、支撐中部地區整體崛起?

“生態(tài)優(yōu)先、綠色發(fā)展”這道必答題,湖北又該如何作答,在綠色低碳中實(shí)現高水平保護與高質(zhì)量發(fā)展?

湖北是長(cháng)江流經(jīng)里程最長(cháng)的省份。水是湖北最大的特點(diǎn)、最大的省情,也是最大的政治責任。

治荊楚必先治水!

牢記囑托,立足省情,勇毅探路。

“以流域綜合治理為基礎推進(jìn)四化同步發(fā)展”的湖北新發(fā)展觀(guān),綠動(dòng)荊楚,煥新三江千湖。

保護與發(fā)展,在破立辯證中前行

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覆蓋沿江11省市,人口和經(jīng)濟比重超過(guò)全國的40%。

這條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內河經(jīng)濟帶,在為流域帶來(lái)財富與繁榮的同時(shí),也在幾十年規模宏大的開(kāi)發(fā)中不堪重負。

興發(fā)集團黨委書(shū)記李國璋永遠忘不了2018年4月24日這一天——

習近平總書(shū)記站在湖北宜昌的長(cháng)江岸邊,為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發(fā)展立規:“我強調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建設要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kāi)發(fā),不是說(shuō)不要大的發(fā)展,而是首先立個(gè)規矩,把長(cháng)江生態(tài)修復放在首位,保護好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不能搞破壞性開(kāi)發(fā)?!?/p>

保護與發(fā)展,如何既算好“生態(tài)賬”,又算好“經(jīng)濟賬”?

思路與出路,如何在快與慢、加與減、破與立、當下與長(cháng)遠之間,辯證前行?

加!不計成本。6年來(lái),興發(fā)集團投入超過(guò)100億元推進(jìn)綠色轉型,斥資12億元提升污水處理能力,不讓一滴工業(yè)污水入江。

減!不講條件?!盎ご笸酢敝鲃?dòng)拆除長(cháng)江岸邊化工生產(chǎn)裝置32套,騰退復綠長(cháng)江岸線(xiàn)900多米,不讓一寸生態(tài)綠地“留疤”。

宜昌134家沿江化工企業(yè)“關(guān)改搬轉”?!皵嗤蟆标囃粗?,這個(gè)化工大市的經(jīng)濟增速一度陡降至2.4%,在全省市州中排名墊底。

轉型需要決心,更需要定力。

咬住綠色發(fā)展不松勁——

三年來(lái),宜昌經(jīng)濟總量在轉型蝶變中邁上5000億元臺階,用“清澈的GDP”向長(cháng)江作答。

守住綠水青山不動(dòng)搖——

三年來(lái),湖北經(jīng)濟總量在流域煥變中跨越5萬(wàn)億元大關(guān),讓綠色成為和諧發(fā)展的壯闊底色。

治水之難,難在刮骨療毒、難在守住底線(xiàn)、難在統籌發(fā)展、難在久久為功。

潛績(jì)與顯績(jì)之間,考驗的是政治擔當、治理思想,更是一方發(fā)展觀(guān)與政績(jì)觀(guān)。

從省第十二次黨代會(huì )、到全省加快建設全國構建新發(fā)展格局先行區會(huì )議、再到全省奮力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湖北實(shí)踐大會(huì ),荊山楚水間,一個(gè)聲音與信念始終堅定——

“我們承擔著(zhù)‘一江清水東流、一庫凈水北送’的政治責任,湖北推動(dòng)綠色低碳發(fā)展,必須從流域綜合治理做起?!?/p>

流域安全底線(xiàn),就是綠色發(fā)展底線(xiàn)

在中國式現代化湖北實(shí)踐中,以流域綜合治理為基礎統籌推進(jìn)高水平保護和高質(zhì)量發(fā)展,位居湖北“五個(gè)以”實(shí)踐體系之首。

建設國家水安全戰略保障區,是湖北建支點(diǎn)、明方位的“五個(gè)功能定位”之一。

長(cháng)江、漢江、清江三大水系,串起荊楚大小流域、三江千湖。

全省僅5公里以上的河流,便有4228條,總長(cháng)5.92萬(wàn)公里。其中,100公里以上的河流達41條。

從山林到田野,從城市到村莊,從生產(chǎn)到生活,密布的水網(wǎng)縱橫交錯。

沒(méi)有流域安全,就沒(méi)有發(fā)展安全。

狠抓三大流域治理、嚴守四大安全底線(xiàn)、推動(dòng)四化同步發(fā)展——

《湖北省流域綜合治理和統籌發(fā)展規劃綱要》,鎖定全省3個(gè)一級流域、16個(gè)二級流域,將安全管控的負面清單和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的正面清單,嚴控到每一條河流。

清單背后,是湖北的有所為、有所不為。

守住底線(xiàn),首先是水安全和水環(huán)境安全。

今年是南水北調中線(xiàn)工程通水十周年。水,是十堰天大的事。

為了一庫凈水,丹江口庫區人民含淚斬斷培育了20多年的上百萬(wàn)畝黃姜種植,百億水產(chǎn)養殖業(yè)全面退出。

為了一庫凈水,十堰近年共拒絕了160多個(gè)環(huán)保不達標的投資項目,560多家高耗能、高污染企業(yè)關(guān)停轉產(chǎn)。

4000多公里庫區岸線(xiàn),步步是“高壓紅線(xiàn)”。

1050平方公里庫區水域,滴滴都嚴防死守。

凈水北送的十年,累計超640億立方米清水從丹江口水庫調出,自漢江一路向北,潤澤京津冀豫1億多人口。

凈水北送的十年,庫區水質(zhì)常年保持在Ⅱ類(lèi)以上,全年186天達到Ⅰ類(lèi)標準。這口“首都水井”,始終清澈如初。

流域之痛,問(wèn)題在水里,根子在岸上。

磷礦開(kāi)采與加工帶來(lái)的“三磷”污染問(wèn)題,長(cháng)期以來(lái)困擾著(zhù)長(cháng)江與漢江流域多個(gè)城市,也是威脅水環(huán)境安全最棘手、最突出的矛盾。

地處漢江中游的鐘祥市,磷礦儲量5億噸,資源主要集中在漢江邊的胡集、雙河、磷礦3個(gè)鄉鎮。

2018年,胡集鎮南泉河總磷含量超標17倍。高峰期,群眾一年環(huán)保投訴量80多起。

環(huán)境污染嚴重影響了當地農產(chǎn)品銷(xiāo)售和招商引資,發(fā)展幾乎難以為繼。

為解決南泉河總磷超標問(wèn)題,胡集鎮淘汰落后產(chǎn)能132萬(wàn)噸,短短17公里河流付出治水代價(jià)1億多元,歷時(shí)4年方換碧波重現。

小鎮全年空氣優(yōu)良天數,從過(guò)去的144天,逐步升至290天,“氣質(zhì)”煥然一新。

宜昌市夷陵區坐擁亞洲第二大磷礦區,探明磷礦儲量達26億噸,占全省儲量的34.5%,年設計開(kāi)采能力近2000萬(wàn)噸。

但同時(shí),這里也是三峽生態(tài)屏障保護區的核心區,是長(cháng)江一級支流黃柏河的發(fā)源地和宜昌城區200萬(wàn)人口的水源地。

多年前,磷礦開(kāi)采產(chǎn)生的廢水和堆場(chǎng)滲濾液滲漏,時(shí)常污染河流和地下水。挖空一座山,礦渣又堆出一座山,生態(tài)被兩頭破壞。

為了“一江清水東流”,夷陵區關(guān)停拆除區內所有化工企業(yè),從此禁止劃定化工園區。

該區更將水質(zhì)監測結果與磷礦開(kāi)采配額“硬掛鉤”——水質(zhì)不達標,礦山限采。

如今的亞洲第二大磷礦區,礦山和礦企全面向綠色化、智慧化轉型。新生的黃柏河濕地,每年觀(guān)光旅游綜合收益達3500萬(wàn)元。

流域綜合治理,不能只抓保護與治理

自夏商周開(kāi)始,我國各歷史時(shí)期水治理的重點(diǎn)任務(wù),隨著(zhù)社會(huì )發(fā)展需求的不同而不同,水治理體制也隨之發(fā)生演變。

建成中部地區崛起重要戰略支點(diǎn),不能“就湖北談湖北”,而要把湖北工作放在黨和國家事業(yè)發(fā)展全局中去思考、謀劃和推進(jìn)。

無(wú)論從政治責任、國家戰略、內生發(fā)展,還是生態(tài)文明看流域之治,湖北都必須牢牢抓住“水”這一最大資源和要素,以“水”為綱統領(lǐng)全局,才能因地制宜做大做強核心優(yōu)勢,探索出順應時(shí)代的發(fā)展路徑。

但推進(jìn)流域綜合治理,不能簡(jiǎn)單理解為對生態(tài)環(huán)境的整治和保護,更不能只抓整治和保護。

治理是手段,發(fā)展是目的。

保護與發(fā)展,有三重不同境界。只有把保護與發(fā)展統籌起來(lái),才能從整治與保護,走向“發(fā)展中保護、保護中發(fā)展”,最終實(shí)現第三重境界——“保護就是發(fā)展”。

只有把生產(chǎn)、生活、生態(tài)統籌起來(lái),使綠水青山成為生產(chǎn)要素,才能實(shí)現“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武當山水間,走出“武當山”水——

依托一庫凈水,十堰打出“武當山”中高端飲用水品牌,將“中國好水”賣(mài)向全國。

6條水飲料生產(chǎn)線(xiàn),全面投產(chǎn)后年產(chǎn)能預計達5000萬(wàn)箱、創(chuàng )造產(chǎn)值10億元。

丹江口庫區已成為農夫山泉、華潤怡寶、康師傅等一線(xiàn)水企必爭之地,十堰千億綠色食品飲料產(chǎn)業(yè)集群正臨江崛起。

清江魚(yú)上岸,游出另一片天——

鱘魚(yú)養殖是清江流域的特色產(chǎn)業(yè)。20多年前,宜都高壩洲庫區,密密麻麻的網(wǎng)箱養殖,讓清江生態(tài)一度失守。

問(wèn)題不出在魚(yú)身上,而在于發(fā)展方式。拆網(wǎng)箱不拆產(chǎn)業(yè),清江鱘魚(yú)開(kāi)啟“上岸之路”。如今,每天有超過(guò)1萬(wàn)罐魚(yú)子醬,從宜都發(fā)往全國乃至歐美和中東的米其林餐廳。

自然生態(tài)系統,本質(zhì)上是一個(gè)整體。

山水相連,河湖相通,生態(tài)功能相互支撐,流域污染也互相影響。

推進(jìn)流域綜合治理,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既要統籌規劃、也要規劃統籌,既要整體推進(jìn)、又要重點(diǎn)突破。

三峽(壩區)統籌發(fā)展與安全綜合試驗區規劃、丹江口庫區綠色可持續發(fā)展先行區規劃密集推進(jìn),成為我省重點(diǎn)地區綠色低碳發(fā)展的“探路者”與“試驗田”。

荊州、荊門(mén)、咸寧、十堰、恩施,在全省率先啟動(dòng)小流域綜合治理試點(diǎn),以水系為脈絡(luò ),以問(wèn)題為導向,探索生產(chǎn)方式和生活方式綠色低碳轉型。

襄陽(yáng)在鹽池河、岞峪河、八都河、后河等四河試點(diǎn)“小流域+”模式,探索生態(tài)美與產(chǎn)業(yè)綠的深度融合。

武漢都市圈,41個(gè)縣(市、區)圍繞重點(diǎn)流域,分別建立橫向生態(tài)補償機制。通順河下游,武漢經(jīng)濟技術(shù)開(kāi)發(fā)區將300萬(wàn)元生態(tài)補償金交給上游仙桃,成為全省第一筆到位的長(cháng)江一級支流跨市生態(tài)補償資金。

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構成,也是生態(tài)文明的應有之義。

在不斷加強的生態(tài)保護與修復中,湖北水鳥(niǎo)種群數量5年增長(cháng)4.9倍,鳤魚(yú)、刀魚(yú)等稀有魚(yú)種重現長(cháng)江。一度瀕臨滅絕的江豚,達到令人欣喜的1249頭,“長(cháng)江的微笑”回來(lái)了。

高水平保護和高質(zhì)量發(fā)展互促中,新能源技術(shù)深入推動(dòng)長(cháng)江航運綠色發(fā)展,“湖北造”電動(dòng)船舶核心動(dòng)力系統市場(chǎng)占有率達62%,位居全國第一。

江河萬(wàn)古,不舍晝夜。

每一條河流,都流淌著(zhù)綠色發(fā)展的新湖北故事,在新時(shí)代的大河文明中,生生不息。(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李墨 胡弦)

責任編輯:王炯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主辦    技術(shù)支持:荊楚網(wǎng)    027-87238963
投稿郵箱:hbwmwxxbs@vip.163.com    鄂ICP備18025215號

鄂公網(wǎng)安備 42010602004607號

湖北:流域治理 綠動(dòng)楚天闊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6-20 來(lái)源:湖北文明網(wǎng)

煙波浩渺的丹江口水庫。(視界網(wǎng) 劉昆 攝)

武漢鸚鵡洲長(cháng)江大橋下,人們在漢陽(yáng)江灘水上樂(lè )園嬉水消暑,構成人水和諧的生動(dòng)圖景。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朱熙勇 攝)

“建成支點(diǎn)、走在前列、譜寫(xiě)新篇”引領(lǐng)湖北發(fā)展方位,也事關(guān)國家發(fā)展全局。

四化同步發(fā)展是中國式現代化的必然要求。綠色低碳發(fā)展是一場(chǎng)發(fā)展觀(guān)的深刻革命,更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鮮明底色。

以水為綱,山水共治,統籌保護與發(fā)展。湖北以流域之治推進(jìn)四化同步發(fā)展,以“保護就是發(fā)展”為理念追求,在治水興水中走向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題記

7000年長(cháng)江文明,與黃河文明共同推動(dòng)了中華文明的起源,成為世界大河文明的重要一極。

興水利,治水害,通漕運。歷代善治國者,均以治水為重。

湖北是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立規之地”。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先后五次考察湖北并參加全國人大湖北代表團審議,賦予湖北“建成支點(diǎn)、走在前列、譜寫(xiě)新篇”的重大使命。

隨著(zhù)我國經(jīng)濟發(fā)展重心由東部沿海向內陸縱深推進(jìn),在中國式現代化與全國新發(fā)展格局中,湖北該如何引領(lǐng)、支撐中部地區整體崛起?

“生態(tài)優(yōu)先、綠色發(fā)展”這道必答題,湖北又該如何作答,在綠色低碳中實(shí)現高水平保護與高質(zhì)量發(fā)展?

湖北是長(cháng)江流經(jīng)里程最長(cháng)的省份。水是湖北最大的特點(diǎn)、最大的省情,也是最大的政治責任。

治荊楚必先治水!

牢記囑托,立足省情,勇毅探路。

“以流域綜合治理為基礎推進(jìn)四化同步發(fā)展”的湖北新發(fā)展觀(guān),綠動(dòng)荊楚,煥新三江千湖。

保護與發(fā)展,在破立辯證中前行

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覆蓋沿江11省市,人口和經(jīng)濟比重超過(guò)全國的40%。

這條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內河經(jīng)濟帶,在為流域帶來(lái)財富與繁榮的同時(shí),也在幾十年規模宏大的開(kāi)發(fā)中不堪重負。

興發(fā)集團黨委書(shū)記李國璋永遠忘不了2018年4月24日這一天——

習近平總書(shū)記站在湖北宜昌的長(cháng)江岸邊,為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發(fā)展立規:“我強調長(cháng)江經(jīng)濟帶建設要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kāi)發(fā),不是說(shuō)不要大的發(fā)展,而是首先立個(gè)規矩,把長(cháng)江生態(tài)修復放在首位,保護好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不能搞破壞性開(kāi)發(fā)?!?/p>

保護與發(fā)展,如何既算好“生態(tài)賬”,又算好“經(jīng)濟賬”?

思路與出路,如何在快與慢、加與減、破與立、當下與長(cháng)遠之間,辯證前行?

加!不計成本。6年來(lái),興發(fā)集團投入超過(guò)100億元推進(jìn)綠色轉型,斥資12億元提升污水處理能力,不讓一滴工業(yè)污水入江。

減!不講條件?!盎ご笸酢敝鲃?dòng)拆除長(cháng)江岸邊化工生產(chǎn)裝置32套,騰退復綠長(cháng)江岸線(xiàn)900多米,不讓一寸生態(tài)綠地“留疤”。

宜昌134家沿江化工企業(yè)“關(guān)改搬轉”?!皵嗤蟆标囃粗?,這個(gè)化工大市的經(jīng)濟增速一度陡降至2.4%,在全省市州中排名墊底。

轉型需要決心,更需要定力。

咬住綠色發(fā)展不松勁——

三年來(lái),宜昌經(jīng)濟總量在轉型蝶變中邁上5000億元臺階,用“清澈的GDP”向長(cháng)江作答。

守住綠水青山不動(dòng)搖——

三年來(lái),湖北經(jīng)濟總量在流域煥變中跨越5萬(wàn)億元大關(guān),讓綠色成為和諧發(fā)展的壯闊底色。

治水之難,難在刮骨療毒、難在守住底線(xiàn)、難在統籌發(fā)展、難在久久為功。

潛績(jì)與顯績(jì)之間,考驗的是政治擔當、治理思想,更是一方發(fā)展觀(guān)與政績(jì)觀(guān)。

從省第十二次黨代會(huì )、到全省加快建設全國構建新發(fā)展格局先行區會(huì )議、再到全省奮力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湖北實(shí)踐大會(huì ),荊山楚水間,一個(gè)聲音與信念始終堅定——

“我們承擔著(zhù)‘一江清水東流、一庫凈水北送’的政治責任,湖北推動(dòng)綠色低碳發(fā)展,必須從流域綜合治理做起?!?/p>

流域安全底線(xiàn),就是綠色發(fā)展底線(xiàn)

在中國式現代化湖北實(shí)踐中,以流域綜合治理為基礎統籌推進(jìn)高水平保護和高質(zhì)量發(fā)展,位居湖北“五個(gè)以”實(shí)踐體系之首。

建設國家水安全戰略保障區,是湖北建支點(diǎn)、明方位的“五個(gè)功能定位”之一。

長(cháng)江、漢江、清江三大水系,串起荊楚大小流域、三江千湖。

全省僅5公里以上的河流,便有4228條,總長(cháng)5.92萬(wàn)公里。其中,100公里以上的河流達41條。

從山林到田野,從城市到村莊,從生產(chǎn)到生活,密布的水網(wǎng)縱橫交錯。

沒(méi)有流域安全,就沒(méi)有發(fā)展安全。

狠抓三大流域治理、嚴守四大安全底線(xiàn)、推動(dòng)四化同步發(fā)展——

《湖北省流域綜合治理和統籌發(fā)展規劃綱要》,鎖定全省3個(gè)一級流域、16個(gè)二級流域,將安全管控的負面清單和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的正面清單,嚴控到每一條河流。

清單背后,是湖北的有所為、有所不為。

守住底線(xiàn),首先是水安全和水環(huán)境安全。

今年是南水北調中線(xiàn)工程通水十周年。水,是十堰天大的事。

為了一庫凈水,丹江口庫區人民含淚斬斷培育了20多年的上百萬(wàn)畝黃姜種植,百億水產(chǎn)養殖業(yè)全面退出。

為了一庫凈水,十堰近年共拒絕了160多個(gè)環(huán)保不達標的投資項目,560多家高耗能、高污染企業(yè)關(guān)停轉產(chǎn)。

4000多公里庫區岸線(xiàn),步步是“高壓紅線(xiàn)”。

1050平方公里庫區水域,滴滴都嚴防死守。

凈水北送的十年,累計超640億立方米清水從丹江口水庫調出,自漢江一路向北,潤澤京津冀豫1億多人口。

凈水北送的十年,庫區水質(zhì)常年保持在Ⅱ類(lèi)以上,全年186天達到Ⅰ類(lèi)標準。這口“首都水井”,始終清澈如初。

流域之痛,問(wèn)題在水里,根子在岸上。

磷礦開(kāi)采與加工帶來(lái)的“三磷”污染問(wèn)題,長(cháng)期以來(lái)困擾著(zhù)長(cháng)江與漢江流域多個(gè)城市,也是威脅水環(huán)境安全最棘手、最突出的矛盾。

地處漢江中游的鐘祥市,磷礦儲量5億噸,資源主要集中在漢江邊的胡集、雙河、磷礦3個(gè)鄉鎮。

2018年,胡集鎮南泉河總磷含量超標17倍。高峰期,群眾一年環(huán)保投訴量80多起。

環(huán)境污染嚴重影響了當地農產(chǎn)品銷(xiāo)售和招商引資,發(fā)展幾乎難以為繼。

為解決南泉河總磷超標問(wèn)題,胡集鎮淘汰落后產(chǎn)能132萬(wàn)噸,短短17公里河流付出治水代價(jià)1億多元,歷時(shí)4年方換碧波重現。

小鎮全年空氣優(yōu)良天數,從過(guò)去的144天,逐步升至290天,“氣質(zhì)”煥然一新。

宜昌市夷陵區坐擁亞洲第二大磷礦區,探明磷礦儲量達26億噸,占全省儲量的34.5%,年設計開(kāi)采能力近2000萬(wàn)噸。

但同時(shí),這里也是三峽生態(tài)屏障保護區的核心區,是長(cháng)江一級支流黃柏河的發(fā)源地和宜昌城區200萬(wàn)人口的水源地。

多年前,磷礦開(kāi)采產(chǎn)生的廢水和堆場(chǎng)滲濾液滲漏,時(shí)常污染河流和地下水。挖空一座山,礦渣又堆出一座山,生態(tài)被兩頭破壞。

為了“一江清水東流”,夷陵區關(guān)停拆除區內所有化工企業(yè),從此禁止劃定化工園區。

該區更將水質(zhì)監測結果與磷礦開(kāi)采配額“硬掛鉤”——水質(zhì)不達標,礦山限采。

如今的亞洲第二大磷礦區,礦山和礦企全面向綠色化、智慧化轉型。新生的黃柏河濕地,每年觀(guān)光旅游綜合收益達3500萬(wàn)元。

流域綜合治理,不能只抓保護與治理

自夏商周開(kāi)始,我國各歷史時(shí)期水治理的重點(diǎn)任務(wù),隨著(zhù)社會(huì )發(fā)展需求的不同而不同,水治理體制也隨之發(fā)生演變。

建成中部地區崛起重要戰略支點(diǎn),不能“就湖北談湖北”,而要把湖北工作放在黨和國家事業(yè)發(fā)展全局中去思考、謀劃和推進(jìn)。

無(wú)論從政治責任、國家戰略、內生發(fā)展,還是生態(tài)文明看流域之治,湖北都必須牢牢抓住“水”這一最大資源和要素,以“水”為綱統領(lǐng)全局,才能因地制宜做大做強核心優(yōu)勢,探索出順應時(shí)代的發(fā)展路徑。

但推進(jìn)流域綜合治理,不能簡(jiǎn)單理解為對生態(tài)環(huán)境的整治和保護,更不能只抓整治和保護。

治理是手段,發(fā)展是目的。

保護與發(fā)展,有三重不同境界。只有把保護與發(fā)展統籌起來(lái),才能從整治與保護,走向“發(fā)展中保護、保護中發(fā)展”,最終實(shí)現第三重境界——“保護就是發(fā)展”。

只有把生產(chǎn)、生活、生態(tài)統籌起來(lái),使綠水青山成為生產(chǎn)要素,才能實(shí)現“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武當山水間,走出“武當山”水——

依托一庫凈水,十堰打出“武當山”中高端飲用水品牌,將“中國好水”賣(mài)向全國。

6條水飲料生產(chǎn)線(xiàn),全面投產(chǎn)后年產(chǎn)能預計達5000萬(wàn)箱、創(chuàng )造產(chǎn)值10億元。

丹江口庫區已成為農夫山泉、華潤怡寶、康師傅等一線(xiàn)水企必爭之地,十堰千億綠色食品飲料產(chǎn)業(yè)集群正臨江崛起。

清江魚(yú)上岸,游出另一片天——

鱘魚(yú)養殖是清江流域的特色產(chǎn)業(yè)。20多年前,宜都高壩洲庫區,密密麻麻的網(wǎng)箱養殖,讓清江生態(tài)一度失守。

問(wèn)題不出在魚(yú)身上,而在于發(fā)展方式。拆網(wǎng)箱不拆產(chǎn)業(yè),清江鱘魚(yú)開(kāi)啟“上岸之路”。如今,每天有超過(guò)1萬(wàn)罐魚(yú)子醬,從宜都發(fā)往全國乃至歐美和中東的米其林餐廳。

自然生態(tài)系統,本質(zhì)上是一個(gè)整體。

山水相連,河湖相通,生態(tài)功能相互支撐,流域污染也互相影響。

推進(jìn)流域綜合治理,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既要統籌規劃、也要規劃統籌,既要整體推進(jìn)、又要重點(diǎn)突破。

三峽(壩區)統籌發(fā)展與安全綜合試驗區規劃、丹江口庫區綠色可持續發(fā)展先行區規劃密集推進(jìn),成為我省重點(diǎn)地區綠色低碳發(fā)展的“探路者”與“試驗田”。

荊州、荊門(mén)、咸寧、十堰、恩施,在全省率先啟動(dòng)小流域綜合治理試點(diǎn),以水系為脈絡(luò ),以問(wèn)題為導向,探索生產(chǎn)方式和生活方式綠色低碳轉型。

襄陽(yáng)在鹽池河、岞峪河、八都河、后河等四河試點(diǎn)“小流域+”模式,探索生態(tài)美與產(chǎn)業(yè)綠的深度融合。

武漢都市圈,41個(gè)縣(市、區)圍繞重點(diǎn)流域,分別建立橫向生態(tài)補償機制。通順河下游,武漢經(jīng)濟技術(shù)開(kāi)發(fā)區將300萬(wàn)元生態(tài)補償金交給上游仙桃,成為全省第一筆到位的長(cháng)江一級支流跨市生態(tài)補償資金。

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構成,也是生態(tài)文明的應有之義。

在不斷加強的生態(tài)保護與修復中,湖北水鳥(niǎo)種群數量5年增長(cháng)4.9倍,鳤魚(yú)、刀魚(yú)等稀有魚(yú)種重現長(cháng)江。一度瀕臨滅絕的江豚,達到令人欣喜的1249頭,“長(cháng)江的微笑”回來(lái)了。

高水平保護和高質(zhì)量發(fā)展互促中,新能源技術(shù)深入推動(dòng)長(cháng)江航運綠色發(fā)展,“湖北造”電動(dòng)船舶核心動(dòng)力系統市場(chǎng)占有率達62%,位居全國第一。

江河萬(wàn)古,不舍晝夜。

每一條河流,都流淌著(zhù)綠色發(fā)展的新湖北故事,在新時(shí)代的大河文明中,生生不息。(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李墨 胡弦)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主辦

技術(shù)支持:荊楚網(wǎng)

投稿郵箱: hbwmwxxbs@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