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好人|獨臂村醫王文艮只手守護百姓健康

A-   A+
發(fā)表時(shí)間:2024年05月10日    來(lái)源:湖北文明網(wǎng)

右手截肢后苦練技能 扎針看病、騎車(chē)出診樣樣行

王文艮練成左手寫(xiě)字

單手掰開(kāi)注射用的玻璃瓶,借助牙齒撕開(kāi)針劑包,靠雙腿夾穩輸液瓶。這樣的動(dòng)作,王文艮重復了多少遍,他自己也說(shuō)不清。從1995年開(kāi)始,這樣的動(dòng)作他已經(jīng)重復了29年。

王文艮是湖北省隨州市隨縣厲山鎮東方村的一名鄉村醫生。因為骨癌,他的右手在29年前就截肢了,但是29年來(lái),他一直憑著(zhù)一只手,守護著(zhù)周邊3000余戶(hù)村民的健康。老百姓把他稱(chēng)為隨叫隨到的“120”。

4月29日,極目新聞?dòng)浾邅?lái)到東方村,探訪(fǎng)這位“獨臂村醫”的故事。

退伍回鄉當村醫 當初就想幫幫鄉親們

1964年出生的王文艮,家鄉就在東方村。他18歲入伍,在部隊當上衛生員,學(xué)會(huì )了基本的醫療技術(shù)。在部隊,他參加過(guò)撲救大興安嶺森林火災的行動(dòng),還成為了一名共產(chǎn)黨員。

1988年,王文艮退役回到家鄉,他原本有機會(huì )去當時(shí)的隨縣縣醫院,但因對鄉親們的深厚感情,讓他選擇了留在東方村。

“我是土生土長(cháng)的東方村人,當時(shí)村里還沒(méi)有通村路,都是泥巴路,離鎮衛生院有7公里遠,出去一趟都難?!爆F在的東方村是由3個(gè)村合并來(lái)的,當時(shí)王文艮家所在的新建村,衛生室沒(méi)有男醫生,他便主動(dòng)要求去村衛生室,村衛生室所在的地方,因為知青下鄉時(shí)蓋過(guò)九間宿舍被稱(chēng)為“九間屋”,之后,他在九間屋一守就是36年。

王文艮所在的厲山鎮東方村位于鄂北崗地,丘陵地勢變化大,坡多。當地人稱(chēng)“九里崗”,意思是走完這個(gè)村的主路要翻過(guò)九道山梁。

王文艮說(shuō),很多鄉親有病就在家撐著(zhù)拖著(zhù),太苦了,他在部隊學(xué)了一點(diǎn)醫術(shù),就是想回來(lái)幫幫鄉親們。

沒(méi)想到,這一幫,就再沒(méi)挪過(guò)窩。

因病截肢苦練左手扎針 把自己的腿扎滿(mǎn)針眼

王文艮的左手手指關(guān)節,明顯比其他人要粗,他說(shuō),這不光是因為長(cháng)年掰藥瓶起了繭,還因為曾經(jīng)被割傷,細小的玻璃碴留在傷口里,讓關(guān)節變形。

失去一只手,對王文艮來(lái)說(shuō)確實(shí)不方便。

1995年春,一次出診途中,王文艮從自行車(chē)上摔入田溝,當時(shí)胳膊一陣鉆心的痛襲來(lái)。起初他沒(méi)有在意,之后疼痛感有增無(wú)減。他到厲山鎮衛生院檢查,發(fā)現骨頭里可能長(cháng)了腫瘤,后來(lái)被確診為“成骨肉瘤”(俗稱(chēng)骨癌)。

在武漢確診時(shí),王文艮的骨癌已到晚期,唯一的辦法就是截肢。

醫生沒(méi)有了右手,只剩下一只左手,還怎么給鄉親們打針?王文艮說(shuō),當時(shí)他真的想過(guò)放棄。但是不久后發(fā)生的一件事讓他重拾繼續行醫的信心。

1995年冬天,東方村四組的廖承順已是皮膚癌晚期,疼痛難忍。他執意要兒子去請王文艮給他打針。

王文艮來(lái)到老廖家,老廖對他說(shuō):“王醫生,你隨便扎,我信任你?!?/p>

“這句話(huà)鼓勵了我,也讓我深深地感受到鄉親們的信任與需要?!蓖跷聂拚f(shuō)。

但是王文艮還是不愿意讓鄉親白挨針,他就拿自己的腿試驗,練習左手扎針,扎得腿上遍布針眼,直到覺(jué)得熟練了,他才給廖承順打了針。

從此以后,村民們慢慢發(fā)現,只有一只手的王文艮,一樣能扎針看病,他也成了遠近聞名的“獨臂村醫”。東方村所在的地方,是周邊幾個(gè)鄉鎮的交界處,村民到各自鎮上都比較遠,于是來(lái)找王文艮看病的人越來(lái)越多。

王文艮準備出診

存有1400多個(gè)患者電話(huà) 出診騎壞了11輛自行車(chē)

“王醫生又在出診啊,騎車(chē)慢點(diǎn)??!”出診途中,村民熱情地和王文艮打招呼。盡管只有一只手,他的車(chē)依然騎得很穩。

在失去右手前,他就會(huì )騎自行車(chē)。村民們看病都到衛生室來(lái)不方便,大多數時(shí)候都是王文艮自己上門(mén)。極目新聞?dòng)浾呖吹?,王文艮的藥箱里,裝著(zhù)治療感冒、炎癥、腸胃等常用藥。他說(shuō),這些藥是常備的,行醫看病途中方便鄉親們。

到村民家的路,幾十年來(lái)他早已記得爛熟,甚至晚上、下雨天,他也能準確及時(shí)地趕到。他一共騎壞了11輛自行車(chē)、一輛殘疾人電動(dòng)車(chē),現在的這輛電動(dòng)車(chē)是去年隨縣退役軍人事務(wù)局送給他的,繼續陪著(zhù)他行醫。

在王文艮的手機里,患者的電話(huà)號碼已經(jīng)有1436個(gè)。

村民胡先常,在放牛時(shí)不慎被驚牛拖倒,多處破皮的傷口總不見(jiàn)愈合,王文艮憑借自己的經(jīng)驗,建議他去醫院檢查,及時(shí)確診了糖尿病。

2018年,村民李明秀凌晨一時(shí)打通了王文艮的手機,說(shuō)她突然頭疼、嘔吐,量血壓,高壓到了180。來(lái)不及叫救護車(chē),王文艮冒著(zhù)雨摸黑騎自行車(chē),行了兩里多地趕到她家,忙到天亮,終于幫她穩定住了病情。

4月29日,極目新聞?dòng)浾咴诓稍L(fǎng)時(shí),正好遇上村民甘良俊給王文艮送錦旗。他說(shuō),父親甘清海90歲了,患有多種基礎性疾病,還中過(guò)風(fēng),是王文艮每天騎車(chē)上門(mén),為父親看病打針,父親的身體才能一直維持到現在?!坝袝r(shí)候我們在外面忙,父親的病情又不太好,王醫生就自己聯(lián)系醫院,幫我們跑前跑后!”甘良俊說(shuō)。王文艮的敬業(yè)精神讓他和村民們都很感動(dòng)。

村民向王文艮送錦旗 通訊員供圖

快退休了還想接著(zhù)干 希望更多年輕人接班

王文艮快60歲了,接近退休年齡,但他說(shuō),看病沒(méi)有終點(diǎn),自己身邊也有一些鄉村醫生,在退休后被返聘,繼續發(fā)光發(fā)熱?!爸灰l親們有需要,我還是希望能有機會(huì )繼續給他們看病?!?/p>

雖然離開(kāi)了部隊30多年,但王文艮一直沒(méi)有忘記,是部隊培養了自己?!靶r(shí)候我就愛(ài)看打仗的電影,比如《南征北戰》,剛做完截肢手術(shù)的那段時(shí)間,也是在部隊學(xué)習的關(guān)于幾位我軍的獨臂將軍的故事激勵著(zhù)我,戰場(chǎng)上沒(méi)有后退,為村民服務(wù)也沒(méi)有半途而廢?!?/p>

隨著(zhù)年紀的增大,王文艮也希望有更多年輕人能把鄉村醫生的事業(yè)傳承下去。他自己的一雙兒女,女兒已經(jīng)在隨州市第二人民醫院上班,兒子也在參加大學(xué)生村醫的學(xué)習。

他說(shuō),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加入鄉村醫生的事業(yè)中來(lái),為鄉親們服務(wù),讓行走的“120”繼續守護在老百姓的身邊。(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dòng)浾?陳倩 通訊員 包曉霽 陳凱 常夢(mèng)星

王文艮榮登“中國好人榜”

責任編輯:李歡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主辦    技術(shù)支持:荊楚網(wǎng)    027-87238963
投稿郵箱:hbwmwxxbs@vip.163.com    鄂ICP備18025215號

鄂公網(wǎng)安備 42010602004607號

中國好人|獨臂村醫王文艮只手守護百姓健康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5-10 來(lái)源:湖北文明網(wǎng)

右手截肢后苦練技能 扎針看病、騎車(chē)出診樣樣行

王文艮練成左手寫(xiě)字

單手掰開(kāi)注射用的玻璃瓶,借助牙齒撕開(kāi)針劑包,靠雙腿夾穩輸液瓶。這樣的動(dòng)作,王文艮重復了多少遍,他自己也說(shuō)不清。從1995年開(kāi)始,這樣的動(dòng)作他已經(jīng)重復了29年。

王文艮是湖北省隨州市隨縣厲山鎮東方村的一名鄉村醫生。因為骨癌,他的右手在29年前就截肢了,但是29年來(lái),他一直憑著(zhù)一只手,守護著(zhù)周邊3000余戶(hù)村民的健康。老百姓把他稱(chēng)為隨叫隨到的“120”。

4月29日,極目新聞?dòng)浾邅?lái)到東方村,探訪(fǎng)這位“獨臂村醫”的故事。

退伍回鄉當村醫 當初就想幫幫鄉親們

1964年出生的王文艮,家鄉就在東方村。他18歲入伍,在部隊當上衛生員,學(xué)會(huì )了基本的醫療技術(shù)。在部隊,他參加過(guò)撲救大興安嶺森林火災的行動(dòng),還成為了一名共產(chǎn)黨員。

1988年,王文艮退役回到家鄉,他原本有機會(huì )去當時(shí)的隨縣縣醫院,但因對鄉親們的深厚感情,讓他選擇了留在東方村。

“我是土生土長(cháng)的東方村人,當時(shí)村里還沒(méi)有通村路,都是泥巴路,離鎮衛生院有7公里遠,出去一趟都難?!爆F在的東方村是由3個(gè)村合并來(lái)的,當時(shí)王文艮家所在的新建村,衛生室沒(méi)有男醫生,他便主動(dòng)要求去村衛生室,村衛生室所在的地方,因為知青下鄉時(shí)蓋過(guò)九間宿舍被稱(chēng)為“九間屋”,之后,他在九間屋一守就是36年。

王文艮所在的厲山鎮東方村位于鄂北崗地,丘陵地勢變化大,坡多。當地人稱(chēng)“九里崗”,意思是走完這個(gè)村的主路要翻過(guò)九道山梁。

王文艮說(shuō),很多鄉親有病就在家撐著(zhù)拖著(zhù),太苦了,他在部隊學(xué)了一點(diǎn)醫術(shù),就是想回來(lái)幫幫鄉親們。

沒(méi)想到,這一幫,就再沒(méi)挪過(guò)窩。

因病截肢苦練左手扎針 把自己的腿扎滿(mǎn)針眼

王文艮的左手手指關(guān)節,明顯比其他人要粗,他說(shuō),這不光是因為長(cháng)年掰藥瓶起了繭,還因為曾經(jīng)被割傷,細小的玻璃碴留在傷口里,讓關(guān)節變形。

失去一只手,對王文艮來(lái)說(shuō)確實(shí)不方便。

1995年春,一次出診途中,王文艮從自行車(chē)上摔入田溝,當時(shí)胳膊一陣鉆心的痛襲來(lái)。起初他沒(méi)有在意,之后疼痛感有增無(wú)減。他到厲山鎮衛生院檢查,發(fā)現骨頭里可能長(cháng)了腫瘤,后來(lái)被確診為“成骨肉瘤”(俗稱(chēng)骨癌)。

在武漢確診時(shí),王文艮的骨癌已到晚期,唯一的辦法就是截肢。

醫生沒(méi)有了右手,只剩下一只左手,還怎么給鄉親們打針?王文艮說(shuō),當時(shí)他真的想過(guò)放棄。但是不久后發(fā)生的一件事讓他重拾繼續行醫的信心。

1995年冬天,東方村四組的廖承順已是皮膚癌晚期,疼痛難忍。他執意要兒子去請王文艮給他打針。

王文艮來(lái)到老廖家,老廖對他說(shuō):“王醫生,你隨便扎,我信任你?!?/p>

“這句話(huà)鼓勵了我,也讓我深深地感受到鄉親們的信任與需要?!蓖跷聂拚f(shuō)。

但是王文艮還是不愿意讓鄉親白挨針,他就拿自己的腿試驗,練習左手扎針,扎得腿上遍布針眼,直到覺(jué)得熟練了,他才給廖承順打了針。

從此以后,村民們慢慢發(fā)現,只有一只手的王文艮,一樣能扎針看病,他也成了遠近聞名的“獨臂村醫”。東方村所在的地方,是周邊幾個(gè)鄉鎮的交界處,村民到各自鎮上都比較遠,于是來(lái)找王文艮看病的人越來(lái)越多。

王文艮準備出診

存有1400多個(gè)患者電話(huà) 出診騎壞了11輛自行車(chē)

“王醫生又在出診啊,騎車(chē)慢點(diǎn)??!”出診途中,村民熱情地和王文艮打招呼。盡管只有一只手,他的車(chē)依然騎得很穩。

在失去右手前,他就會(huì )騎自行車(chē)。村民們看病都到衛生室來(lái)不方便,大多數時(shí)候都是王文艮自己上門(mén)。極目新聞?dòng)浾呖吹?,王文艮的藥箱里,裝著(zhù)治療感冒、炎癥、腸胃等常用藥。他說(shuō),這些藥是常備的,行醫看病途中方便鄉親們。

到村民家的路,幾十年來(lái)他早已記得爛熟,甚至晚上、下雨天,他也能準確及時(shí)地趕到。他一共騎壞了11輛自行車(chē)、一輛殘疾人電動(dòng)車(chē),現在的這輛電動(dòng)車(chē)是去年隨縣退役軍人事務(wù)局送給他的,繼續陪著(zhù)他行醫。

在王文艮的手機里,患者的電話(huà)號碼已經(jīng)有1436個(gè)。

村民胡先常,在放牛時(shí)不慎被驚牛拖倒,多處破皮的傷口總不見(jiàn)愈合,王文艮憑借自己的經(jīng)驗,建議他去醫院檢查,及時(shí)確診了糖尿病。

2018年,村民李明秀凌晨一時(shí)打通了王文艮的手機,說(shuō)她突然頭疼、嘔吐,量血壓,高壓到了180。來(lái)不及叫救護車(chē),王文艮冒著(zhù)雨摸黑騎自行車(chē),行了兩里多地趕到她家,忙到天亮,終于幫她穩定住了病情。

4月29日,極目新聞?dòng)浾咴诓稍L(fǎng)時(shí),正好遇上村民甘良俊給王文艮送錦旗。他說(shuō),父親甘清海90歲了,患有多種基礎性疾病,還中過(guò)風(fēng),是王文艮每天騎車(chē)上門(mén),為父親看病打針,父親的身體才能一直維持到現在?!坝袝r(shí)候我們在外面忙,父親的病情又不太好,王醫生就自己聯(lián)系醫院,幫我們跑前跑后!”甘良俊說(shuō)。王文艮的敬業(yè)精神讓他和村民們都很感動(dòng)。

村民向王文艮送錦旗 通訊員供圖

快退休了還想接著(zhù)干 希望更多年輕人接班

王文艮快60歲了,接近退休年齡,但他說(shuō),看病沒(méi)有終點(diǎn),自己身邊也有一些鄉村醫生,在退休后被返聘,繼續發(fā)光發(fā)熱?!爸灰l親們有需要,我還是希望能有機會(huì )繼續給他們看病?!?/p>

雖然離開(kāi)了部隊30多年,但王文艮一直沒(méi)有忘記,是部隊培養了自己?!靶r(shí)候我就愛(ài)看打仗的電影,比如《南征北戰》,剛做完截肢手術(shù)的那段時(shí)間,也是在部隊學(xué)習的關(guān)于幾位我軍的獨臂將軍的故事激勵著(zhù)我,戰場(chǎng)上沒(méi)有后退,為村民服務(wù)也沒(méi)有半途而廢?!?/p>

隨著(zhù)年紀的增大,王文艮也希望有更多年輕人能把鄉村醫生的事業(yè)傳承下去。他自己的一雙兒女,女兒已經(jīng)在隨州市第二人民醫院上班,兒子也在參加大學(xué)生村醫的學(xué)習。

他說(shuō),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加入鄉村醫生的事業(yè)中來(lái),為鄉親們服務(wù),讓行走的“120”繼續守護在老百姓的身邊。(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dòng)浾?陳倩 通訊員 包曉霽 陳凱 常夢(mèng)星

王文艮榮登“中國好人榜”

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主辦

技術(shù)支持:荊楚網(wǎng)

投稿郵箱: hbwmwxxbs@vip.163.com